正午显影
豆瓣评分:7.4

正午显影

又名:人造传说 / 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 / Dokfa nai meuman
主演:朱安贾伊·伊鲁斯里 / 罗宁·提姆 / Saisiri Xoomsai
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类型:纪录片 年代:2000
地区:泰国, 发布:2024-05-17

正午显影介绍


关键字:
导演: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
编剧:
语言:泰语
影片别名:人造传说 / Mysterious Object At Noon / Dokfa nai meuman

導演和工作人員拿著 16mm 攝影機訪問泰國小市民, 請他們說說自己的過去~ 親身經歷說完, 還要再說另一個故事~ 此後, 導演拿著這個故事, 四出走訪泰國的鄉村, 邀請當地居民齊齊來玩接龍遊戲, 即興創作下一個段落~ 最後, 導演將這集體創作的故事在有限資源下拍成一部電影~ 這虛構的故事, 講述一位長期坐輪椅的男孩, 他一直只能靠女補習老師 Dogfahr 認識外面的世界~ 最近, 補習老師頸上無端長出一道疤痕, 後來突然在屋內暈倒, 無論如何也醒不過來~ 老師裙下更赫然滾出一個神秘圓球, 圓球又變成一位外星男孩… 故事越說越出奇, 劇情峰迴路轉, 被訪者逐一以不同表達方式讓這故事一直延續下去~

正午显影

正午显影

正午显影


正午显影豆瓣热评

  • 6/10。开场镜头透过汽车的挡风玻璃拍摄行驶时的街景,路边的民居、果摊随汽车向景深处的移动依次展现,骑车人停在前面,车载广播播放的爱情故事将车内车外的空间划分开,然后镜头对准一位摆摊的妇女,含泪讲述自己被父亲卖去抵押车钱的故事,讲完后导演却让妇女讲另一个故事,她也照做,影片由此将现实与虚构空间(残疾男孩和女老师)交织起来,如看病的老人埋怨女儿的现实片段,接的是残疾男孩坐着靠窗的桌子写字。这部电影如开始的长镜头一样没有故事,只是让被采访者击鼓传花式的编故事:男孩双腿残疾还要和兄弟一起照顾妈妈;他思念老师把自己藏在老师的体内并互换记忆;有说他在二战中坠机致残,也有聋哑女孩说带男孩坐火车去曼谷的老师被迫做了舞女,最后是一群学生想象男孩是外星人与老虎搏斗。这些搜集的故事好似一个轮回,构成了独特的世界观。
  • 特别有挑战精神和洞察力的一次叙事-影像实验。故事的任意滋长看似出于即兴,其实也基于每一个体的不同经验,所以导演设定让每个人讲第一个故事的目的就在于奠定潜意识基调,自身先被框入叙事,再由此生成那个新的故事,每个人被潜在的结构串联起来,就构成了巨大结构的一片可辨识的集体经验。神秘物的轮廓仍然是隐隐浮现的政治-历史的骨架,各式的人填充了它的血肉,集体无意识地以故事的随性编译回避着什么。这个缺口/入口在于最后的小孩子,他们暂且没有经验可言,会接着故事引入外星人战斗等脱节于现实的童言,而不受结构对潜意识的束缚,可以轻快地跳脱出来,所以有小孩突现而转换为幕后视角的一幕,短暂逃逸故事之网,而这故事-影像中的每个人,都在这张集体无意识之网上,在纪录式影像下,存在于鲜活/真实-受限/混沌的对立之间
  • 我的阿彼察邦第三部,黑白画面,手持拍摄,既真实又有故事性和代入感,导演用采访的形式以层层讲故事的方式,仿佛一个俄罗斯套娃,打开一个下面还有一个更为精致精彩的故事。跟随丈夫卖鱼的妇人回忆自己儿时被父母卖给别人抵债,我见犹怜潸然泪下;女人找寻弟弟,老师死而复生,又生出了一个圆球,从天而降的小男孩,将老师藏匿在衣柜了,好瘆人,双腿不便的少年;中小学生不断在镜头前虚构自己的故事版本,甚至为了抢镜头打起来了,宛如一个20世纪末的民间传说故事,透着鬼魅神秘,也有有趣让人忍俊不禁的地方。其实这部可以看到阿彼察邦很多元素,看到女人看医生那个置景,跟记忆里一模一样;老师这条线模糊了生死,感觉布米叔叔已经在路上了;角色遭遇过迁徙动荡,隐隐的zz映射!居然是阿彼察邦的第一部长片?没想到阿彼察邦也爱外星人!
  • 第2371部,非常实验的一部电影。David Teh的论文《流动的电影:阿彼察邦的社会超现实主义》认为这部电影其实代表了阿彼察邦早期作品中对泰国本土的“行诗nirat"的影像化,公路电影的转移。即使故事讲述很破碎,但其实在思考历史上很多中的故事的讲述都是游吟诗人在旅行中通过与不同人的讲述中产生的。这种电影的拍摄其实在回探一种故事的原始讲述方式。只是作为具有泰国特有地方性的故事讲述,这种地方性的公共记忆通过个人陈述去讲述,会让人意识到地区的界线和隔阂永远存在。这部电影并不像是阿彼察邦之后的作者电影“世界化”。
  • 影片中后段几次跳接后(也许代表了将“故事”重现的不可能已经导致崩坏?)神秘物体的故事的时空回到现实,完全展现了导演的野心,也许代表了一种对民俗传说故事的解构,但事实上是揽入怀中的又一次尝试。神秘物体和外星小孩的故事像父亲卖女一样真实,多少种不同版本的故事,和扮演故事中的人物的人在同一时空没有间断地发生出现,声明的扁平化世界看似是阿彼察邦电影世界里最简单的一个,但是这种单一与复合的双重意义,也许是出于黑白影像的压缩,更多是出于土地的生命力,这也许是导演选取孩子玩乐、言说画面的用意
  • 没有特别大的感受,好像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样,有些惊讶的是,大家的讲故事的能力,每个人在讲故事的时候,好像创造力突然涌现了出来,原来以为那么难遇的、缪斯赋予的灵感,只是在接龙中就可以迸发,原来以为很困难的场面调度、舞台布景、人物塑造,只是在讲故事中就自然而然地进入其中了,让我想起有一些导演会让演员自己演戏,不给特别具体的剧本,这好像对演员的功力要求很高,但阿彼察邦证明了,即使是街头小巷随手抓到的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拥有上帝之眼(或者说,上帝之眼就是我们被恐惧蒙蔽的眼睛
上一篇:
下一篇:

你也许会喜欢这些

BBC:神秘的混沌理论[]BBC:神秘的混沌理论
我是古巴,西伯利亚猛犸[俄语 / 西班牙语 / 葡萄牙语]我是古巴,西伯利亚猛犸
第三帝国最后的秘密[汉语普通话]第三帝国最后的秘密
橙色阳光[英语]橙色阳光
单口喜剧的艺术[英语]单口喜剧的艺术